草甸上的花开了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10-14

赏金掠食者日记 46
新的一天,正如预计的一样,这是一个漫天乌云的天气,阳光灿烂不再,也没有得到满意的照片,他们的心情如同这天气一般沉郁。
无论如何,到二八溪村的梁子上试试运气吧,而且,草甸上的花也开了,到了才知道,其实美誉有运气一说,那是自欺欺人的骗局。
虽然天气不好,却没法挡住微距镜头发挥作用,他们在这里拍了一会花,聊作慰藉,老天却不给他们留一点情面,直接开始下起了雨,他们只好狼狈逃窜。

阅读全文>>

ė1321次浏览

失败的2900m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10-13
赏金掠食者日记 45
他们现在必须更加小心了,几乎是贴着崖壁向上,脚下只有松软的腐殖土,蓬松的茅草夹杂着箭竹,寄生在岩缝里,每一步都必须确认脚下是坚实的,因为另一边就是深深的崖壁,草木葱茏看不到深处,这是一种无知的恐惧。
他们背上的装备越来越重,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过,他们没有怎么休息,体能开始衰竭,他们急需要找到新的机位,如果今天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位。那么今天唯一的收获就是,充满了相机的可能不能用的照片,以及箭竹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疤痕,这可不是什么妙趣横生的事情。
大约下午4:00的时候,他们终于走2900m到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这里能够看到马梁子的草甸了。就这里吧,再高就不能撤了。

阅读全文>>

ė1543次浏览

断崖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10-12
赏金掠食者日记 44
他们沿着西边的崖壁边缘向上爬,现在他们确认右边的确就是断崖。向右看去,草木葱茏的下面就是20m以上的断崖,看不到底,所以,他们必须万分小心,双手必须完全确认抓牢并且无松动,这是保证安全的重要途径。
石化雨在不断地提醒大家小心,这是一段危险的路径,所有的谨慎都是保证能够安全撤离,寻找合适的机位点和安全撤离都很重要。
有时候,路过一段危险的路段,他们必须得接背包挂带、三脚架背带作为临时的登山索,鱼贯通过。所有的脚下都必须踩稳,杨勇总是走在前面探路,在这里他是第二经验丰富,经验第一的坤彪已经走到了很远的地方,只留下了一些痕迹给他们指出道路。

阅读全文>>

ė1432次浏览

无支援攀岩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24
赏金掠食者日记 43
一杯热茶,一罐红牛,少憩片刻,他们继续向上。现在不仅仅是杂草的事情,他们开始进入崖壁路段,是攀爬,不是徒步。
他们沿着近乎垂直的岩壁,双手抓住树枝、借着脚手的力量向上。
他们的手套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有时过不去的地方,需要杨勇用砍刀砍开一条道路,他们才能得以向前。

阅读全文>>

ė1463次浏览

红宝石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23
赏金掠食者日记 42
他们准备的线手套和帽子现在起了重要作用,他们现在完全可以去抓那些以前他们不敢去抓的植物了,一般没有刺的箭竹,草丛他们可以一把抓住,然后借力往上走,把帽子稳稳地戴好,头就不怕扑面而来的枝桠了。
今天,他们很幸运没有遍体鳞伤。以前石化雨不明白逃入深山的人出来的时候都是衣衫褴褛,现在他明白了,枝条的钩挂不是开玩笑的,尖利的枝条刮着冲锋衣嚓嚓作响,有时候直接扎在腿上,留下一个血印。
旅途也并非这么枯燥,偶尔,他们也能看到一些漂亮的东西,比如美丽的全缘火棘在林间露出漂亮的红色果实,太阳透过密密的丛林打在火红的果实上,就像一粒粒的红宝石。

阅读全文>>

ė1536次浏览

箭竹狼筅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22
赏金掠食者日记 41
虽然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事情一开始就告诉他们,今天,可能会遇到以前未曾遇到的困难。大山不是永远都一个味道,它变幻无常,脾气难测,就像粗暴不讲理的汉子。
过了松坪河,他们立刻感受到了今天的问题,坡度、灌木和箭竹。地面是各种蕨类和杂草,中间是各种有刺的灌木和箭竹,他们一开始就寸步难行。
仍然是坤彪在前面探路,杨勇开路,今天他们带了砍刀,这种弯头砍刀非常好用,它能够勾住大树,并且顺利隔开杂草,长柄往往在够不着的时候起着延伸手臂的作用。

阅读全文>>

ė1746次浏览

幽闭恐惧症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9
赏金掠食者日记 40
撤到成都,他们开始整理自己的内务,赏金掠食者到现在还没有自己的窝,所以,需要置办的事情很多,弄好工作室之后,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7月1日的时候,沟里打电话说上面晴了,明天可能也晴,抓紧时间赶紧上山。
他们带着金苹果幼儿园妈妈送的三根黄瓜,来不及吃饭就上路了。
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过了映秀就是黑黢黢的山体,车灯照不了多远,黑夜像一块巨大的幕布挂在他们面前,饥饿及时地袭击了他们,有了清爽的黄瓜,他们可以暂时顶一下饥饿,撑到茂县再吃东西。

阅读全文>>

ė1677次浏览

套马的汉子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5
赏金掠食者日记 39
清晨,依然是雾锁山顶,他们真的没有办法了,今天闲逛吧,到岩窝寨里逛了逛。决定撤离回成都,天看来是一时半会好不了了,在这里,困难在天。
而且在成都,他们的场地还没有弄好,置办家具、设备等等,都需要时间,所以,他们撤退了。
这段时间,周勇累坏了,头发很久没有理了,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清新利落,大家开玩笑说他已经变成了套马的汉子,石化雨想,这对他来说,是此生第一次。

阅读全文>>

ė1488次浏览

毛儿盖电站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4
赏金掠食者日记 38
过了下八寨,两岸崖壁开始陡峭,河谷的平地里成片的青稞疯长,路况已经很好了,已经下午了,他们没有在路上看到打尖的地方,带的一点干粮也吃完了。不过,今天体力消耗不严重,所以,他们还是能够撑下去的。
青稞这种大麦属的植物,适应高原气候,为高寒地区的居民提供了基本的能量,作为一种主食,它必须富含糖分和基本的蛋白质成分,才能成为藏族居民每日必备的粮食。

阅读全文>>

ė2719次浏览

历史的小花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3
赏金掠食者日记 37
离开毛儿盖,他们继续向前,毛儿盖河静静地在草甸上流淌,谁知道,当初这里是右路军驻地,几万人沿着这里驻扎?不过,毛儿盖到沙窝的路可不好走,大约10km都是炮弹坑路面,好在都是硬质路面,他们的轿车勉强通行。
速度明显降了下来,杨勇在副驾驶给石化雨提供路线策略,他们在乡道上拐这S形的路线,规避着这些深浅不一的坑,偶尔一台帕拉丁或者猎豹黑金刚路过,掀起了一路尘土,留给他们傲娇的背影,一骑绝尘而去。
雨季的毛儿盖山水下泻,冲毁路面,他们经常不得不冒险涉水,这时候,杨勇在前方指挥车辆,防止抛锚。

阅读全文>>

ė2503次浏览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