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香

分类: 赏金掠食者日记 发布于:2014-8-23 13:00 ė1517次浏览

赏金掠食者日记 17
整理东西的时候,石化雨有个心病没有解决,就是右边河沟的源头一直没有去探,虽然连雨季都没有什么水,可是对强迫症来说,这是一件不可容忍的事情,所以,当晚上有人说马梁子上还有草蘑菇的时候,石化雨立刻决定明天上马梁子。
第一,找到蘑菇;
第二,最重要的是,右干沟的源头在哪里?因为它很可能是条暗河。
所以,第二天,坤鹏媳妇一早就准备了充足的东西给他们,一大盆鸡蛋、稀饭、油炸花生米,玉米饼……坤鹏媳妇姓唐,小个子,总是默默地做事情,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他们叫她唐三妹,只是今天早晨他们的运气不太好,鸡蛋是坤宇在下面的种猪场的鸡窝里偶尔看到掏回来的,几乎都被孵化成了活珠子。于是,这天早晨,他们没有吃到鸡蛋。
出山,在松坪沟乡上的小店买好补给,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有了手套,然后直接去给猪上好GPS就出发了。
雪豚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被捉出来一只挂个东西的生活,当他们去的时候,圈舍里的猪呆呆地望着他们。
坤彪习惯了走山路,而且今天路程比找刁公寨溪的源头要长很多,上马梁子的路有点难,所以坤彪今天负责背负和开路,大家都很开心,有了坤彪,很多事情就好办了很多,这段时间,他们都称呼他“牛逼的彪哥”,因为他体力好、手工好、眼睛好。
上山的路上,他们看到雪豚在云雾升腾的台地上撒欢地奔跑,一只颜色不同的邻居家董姐的大白猪跟着雪豚飞奔,就像个羞涩的小朋友混在大孩子中疯跑。
几只雪豚在台地下休闲地拱食着蕨麻的地下茎,一切都这么安静,这就是它们的生活。
离开了雪豚,他们继续往上走,走过进3000m的林下,两个牧民骑着大马飞奔而上,马蹄声在空寂的山谷里回响。
杨勇叫住他们,问干嘛去,他们大声回答:“剪牛毛——————”
杨勇一路走,一路给石化雨他们三人介绍关于剪牛毛的故事......
5-6月,天气渐好,气温升高万物复苏,牦牛厚厚的绒衣不能适应气候的的变化,它们每年都会换毛,而牧民就在他们换毛的时候剪下羊毛,顺便给新长成的牦牛打标记。
牧民用烧得通红的铁印在牦牛的身上打上自家的标示,这样放出去就不会弄错,这就是每年牧民的大日子,他们要控制住体型硕大的牦牛,然后剪毛打印。
杨勇催促他们赶紧走,因为迟了牧民可能已经完成了工作。
好了,那就努力往上走吧,今天他们不是选择的河谷,而是沿着山脊往上走。原生林里光线昏暗,好在有一条马道可以给他们走,山依然陡峭,不过要比自己用刀砍开一条路好走多了。
天气不好,刚下过一阵雨,昏暗的路上很多都看不清楚,这种环境很容易引发幽闭恐惧,好在他们人比较多,可以相互呼应。
在昏暗中,一股异香传来,他们几个精神一震,这香味如同一位清丽的长裙女子飘过,更如同清晨的薄雾中回响的小提琴。
他们循着香味看去,一株峨眉蔷薇掩藏在树林中,雨露洗过的白色花瓣摇曳,楚楚可怜,却又风华无限。
0 http://blooge.cn/bounty-hunter/bounty-hunter-diary-17.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