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草

分类: 赏金掠食者日记 发布于:2014-8-28 13:00 ė1515次浏览

赏金掠食者日记 22
到现在,大约7个小时过去了,也就是说,他们在高原整整徒步了7个小时,加上寒冷,他们体能消耗很严重。
他们选择了直接下到谷地的道路,所以,总的来说,草甸上下撤还是很好走的。
很快,他们就进入了灌木丛,他们立刻就觉得困难起来了,各种带刺的灌木挡住前进的道路,这和他们第一次到3800m水源下撤的感受完全不同,脚下都是松软的腐殖质土,夹杂着或大或小的砾石,脚下根本没有深浅,经常一脚下去,就顺着50度左右的坡度往下连滚带爬,顺手薅着一株植物,却是满刺的沙棘。
不过灌木林下,经常会发现平时难得一见的植物,比如,百合科的黄精、暗紫贝母;还有粉红的钝叶蔷薇,凤尾状的天门冬,在风中轻舞的黄精……
石化雨尽情地欣赏着这些独特的植物,只有这样的,人迹罕至的山林之间,才会孕育丰富的植物,他们自由生长。
这时,前面的杨勇发出警告“小心有毒!……”
杨勇带着他们绕过了一株灌木,一株平常的多年草本出现在他们面前,杨勇小心翼翼地绕开它,说,这就是“断肠草”,这是一种乌头属的草,学名伏毛铁棒槌,其貌不扬的外表下,是剧毒的根茎。
石化雨小心地拍下了这个东西,他试图记住这种东西,可是却很难有明显的特征,的确是其貌不扬,虽然剧毒,确是治疗跌打损伤的良药。
石化雨记得很多年前,天涯社区曾经有人直播自己服用另外一种乌头的过程,就是这种药夺去了他的生命。
他们继续向前,小队中已经有人开始掉队,这就是周勇,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长时间、高海拔的徒步,而且,他重心一直很高,所以,现在他的膝盖已经开始没法弯曲了,刘旭把登山杖交给他,他虽然很不习惯,但是,还是依赖这根其实是相机独脚架的登山杖往下挪。
进入谷底的原生针叶林,林下几乎就没有可见度,他们就这样默默地向前走,好在他们还有一条可以走的小路。
杨勇在前面扒开一些挡路的箭竹,石化雨清理了挡住周勇路的障碍,他希望能够让周勇轻松一点。大家一直在鼓励他,今天,就是周勇突破自己的一天,他第一次从宅男小清新,突破了4100m高原,而且全部徒步,石化雨为他骄傲,因为,他知道今天之后,周勇不会再畏惧困难。
磨,一直地往下磨,因为已经没有一个更好的形容了,到刁公寨就赢了,磨到刁公寨。晚上8:00,他们终于到达了刁公寨,董大姐给他们倒了茶叶水,点头对着周勇说,这个小伙子真不容易。
一口热水让他们轻松了很多,这个时候,大约已经11个小时过去了,他们今天又是11小时的徒步,他们今天真的需要休息了。
石化雨喝茶的时候,回顾了他在干沟子整个河谷的情形时,这条沟真的没有水。
后来,当石化雨和刘旭绘制出他们寻找草蘑菇的过程时,他想,这个过程足够了,他们不仅找到了一种崭新的可以推荐的蘑菇,而且,从今开始,他们无人可及。
0 http://blooge.cn/bounty-hunter/bounty-hunter-diary-22.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