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匹野马

分类: 赏金掠食者日记 发布于:2014-8-30 13:00 ė1636次浏览

赏金掠食者日记 24
早晨起来,天气依然不好,于是,他们按照昨天晚上的计划分头行动。
花开两朵,周勇乘着杨勇的伊兰特往沟里走,那里有一个茂县小气候观测点,他们沿着旅游公路走到头,就是松坪沟乡政府,之后,就是碎石路面,松坪沟正在整治河道,加上是雨季,非铺装路面不好走,不过,好在这里地基坚实,轿车问题不大。
气象监测点位于木梳寨的下面的河滩上,这里有一个中药材种植基地,监测点很小,就是一个百叶箱加上地温计。
虽然看起来简陋,可是这里的意义却十分重要。虽然我们已经在互联网时代,可是,这些基础信息却是万能的互联网没法去做到的,它无甚现实的经济价值,却需要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为子孙后代留下过去的历史记录,这真的很重要。
很遗憾的是,这里只有天气、温度、湿度、地温的数据,没有风向数据,而且,只有2014年1-5月的数据,历史数据已经归档,不过他们也觉得幸运了。
他们观察了雪豚在松坪沟小气侯条件下的生存环境,在2014年1-2月这里最冷的时候,这里百叶箱内最低到达-17.9摄氏度,最高日温差27.4度,可是,雪豚在这种极寒条件下,仍然在外活动。
他们拱开雪地,地面的草已经全部枯黄,他们就拱食植物的地下茎。冬天太寒冷,猪舍晚上会弄点枯草、烧个暖炉给它们,但是,每天白天,它们还是坚持在外活动,这是一种可以忍受极寒的猪。
得到了数据,可是,全是手工记录,还需要把这些数据复制成可以使用的电子文档,所以,杨勇问石化雨怎么办,石化雨说,全部复印回家靠手输入到电脑中。完成这个任务,杨勇便和周勇上山了。
天气非常不好,周勇遇到了困难,第一,雪豚是警惕性非常高的动物,稍有动静,它们就成群地逃走了;第二,光线太差,相机速度跟不上;第三,焦距不够。不过周勇仍然努力地获得照片。
周勇小心地躲在灌木后面,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过拍摄动物经验,这对他是个挑战,不到半个小时,天上就开始下雨了,它们匆忙地收起器材,赶紧下山,今天拍摄一组雪豚的生活照片的计划失败了。
另一组,刘旭和石化雨走上了东去的路,他们一路在车上总结这几天的工作,讨论经验和教训,这几天,他们终于有相对轻松的时间讨论一些问题。现在他们很弱小,毫无影响力,所以,很多事情需要提前考虑到,相对比较充分。
从茂县往东,就是北川方向。他们已经通过一些渠道掌握了茂县的工业分布状况,并且在富顺乡附近有人跟他们带路,所以,找好联系人之后,他们直接驱车前往那里。
过了土地岭隧道,就是一个巨大的平缓河谷,就像换了一个世界,这里山水立刻酥软了很多,厚厚的泥土像大被一样盖在河谷中。
这里是涪江上游青片江流域,2013年春天的时候,石化雨曾经到过这里,拍摄了一张河谷的图片,他觉得这里很好,可是又觉得哪里会有点问题。暂时,他还不能在这里干点什么,所以,沿着路一直往下溜着车。
很快,他们到达了目标。走过一个窄窄的没有护栏的桥,桥下就是汹涌的河水,刘旭觉得有点害怕,石化雨车技还行,就顺利的过去了。
再往前,他们遇到一台挖掘机在路上施工,他们过不去,他们已经走到了一个工厂的下面,开挖掘机的人和路边的人看着这台轿车,眼睛里露着疑虑。
刘旭打着方便的旗号,去观察台地上工厂的状况,石化雨没有熄火,把车头掉过来。一会刘旭回来,说走,他们就回头了。
刘旭没有发现工厂的性质,只是看到了巨大的管道和高高的围墙,就这样吧,石化雨说,够远了,这里相隔不同的水系和山系,和松坪沟完全不是一个地方,到这里就好了。
于是他们后撤,他们知道他们已经走得够远了,所以,要赶紧回去。
进入松坪沟,他们看到一台面包车拉着一匹马往回走,刘旭用手机拍了下来。
他们在车里用《董小姐》高声唱:
“爱上一匹野马,我用面包车拖回家……”
0 http://blooge.cn/bounty-hunter/bounty-hunter-diary-24.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