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

分类: 赏金掠食者日记 发布于:2014-9-11 13:00 ė146928次浏览

赏金掠食者日记 35
杨勇是老司机,他坐在副驾驶做领航员,石化雨按照老规矩,他是驾驶员。在一个小组中,他们必须清楚自己的位置,石化雨坚持做驾驶员,是因为在整个过程中,他必须亲自熟悉路况,观察所有可能的风土人情,在合适的位置给周勇以最好的拍摄角度和时机。
杨勇的丰富经验可以给他最大的帮助,比如险恶路况的处理办法,预警提示等等,而在后面的刘旭,则能够给他们提供补给、饮水,还有随时记录路途的路径点的详细信息,周勇则完成最后的拍摄工作。这就是一个临时的外勤小组的基本配置。
从叠溪往北走,松潘九寨方向,山体逐渐软下来,峡谷逐渐开阔,过了镇江关往西,便是松潘境内岷江的第一条支流,往西,大约90公里,便是第一个目的地,毛儿盖会议遗址。这里,成兰铁路正在施工,这里,将建成一条通往兰州的战备铁路。
我们现在的路线,正是当时红四方面军西进毛儿盖一部的线路,这里相对平缓,谷底菜花才黄,是的,这里7月菜花才黄,青稞也郁郁葱葱。
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在6月翻越夹金山,一四方面军在小金达维会师后,只剩下2万人的一方面军和兵强马壮的四方面军却产生了方向上的分歧,张国焘部在川西北高原的群山了画出了复杂的曲线,最终在甘孜与疲惫不堪的二方面军贺龙部会师,这都是后话。
而今天,石化雨他们将来到这里,瞻仰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在川西两年,石化雨难以想像,大约80年前的红军,是怎么克服巨大的困难,走出生天的,此时石化雨有汽车、有GPS、有尚且可以的路况、有补给、甚至有车载音乐,彼时那群人有吗?
沙窝会议、毛儿盖会议、巴西会议、俄盖会议,这不是会议,是当初一群衣衫褴褛、天人不要、人人喊打的人,给自己寻求一条生存的道路,战胜懦弱胆怯,勇敢面对自己和现实的痛苦思索过程,甚至,他们自己内部,也有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毛儿盖会议后,胡宗南部在松潘的强大防御,迫使他们西走毛儿盖,终于走出草地,北上过姚河,这是怎样的一种义无反顾?石化雨他们当初出走的时候,可也有这种悲壮?
过了红土乡,他们就走进了缓缓的河谷,河水静静地流淌,养育着河谷里的各种生物,半山的丛林中,露出金碧辉煌的寺庙的一角,一切都是这么安然。
随着河水的蜿蜒,一两只散养的小猪在路边悠闲地吃草,毫无戒心。这里,就如同一片世外之地。而石化雨在路上已经知道,他的蜂蜜,应该在这里,只是,今天他没有时间去,他要用心开车。
现在已经是上午11:00了,他们还粒米未进。过了燕云乡,一路上行,便是辣子山,主峰冬亚卡,海拔4042米。翻越这里,他们就到达了毛儿盖。
石化雨心里唱:
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没的做,怎知不容易
埋着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
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
……
0 http://blooge.cn/bounty-hunter/bounty-hunter-diary-35.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