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都是钢铁汉

分类: 赏金掠食者日记 发布于:2014-9-12 13:00 ė114969次浏览

赏金掠食者日记 36
辣子山不是一座相对陡峭的山脊,这里却是岷江和大渡河的分水岭,西北是广阔的红原大草原、西南是毛儿盖河流域,东北就是岷江上游。
脚木足河吸足了大草原的养分,向西南经马尔康和大小金川河一起,构成了磅礴的大渡河流域。
红原,就是“红军”走过的大草原,红军在辣子山西麓的毛儿盖决定北走草原,因为四方面军张国焘部迟迟不北上,中央红军经行军战斗减员不足两万人,无力再战,松潘战役已经没有可能发起,毛泽东被迫走草地并且干净利落地拿下上下包座,才得以喘息。辣子山,横亘在松潘与红原之间,为他们获得了喘息之机。
现在这里,如此安静,一条山路蜿蜒而上,路边是高耸的针叶林,河谷中是丰茂的草甸,6-7月,正是草原最好的季节,各种植物开始准备收获。
整个路上只有他们一台车,他们寂寞地游走在山野之间,大的乌鸦在山间盘旋,乌云紧紧压在山巅。
80年后的今天,这里依然人迹罕至。周勇在垭口上拍下了照片,后来他发了他的空间,说他要去了无人至的地方开山辟谷,去寻找那些未染世尘的山河湖海。石化雨相信来到这里的人,都会有这种内心冲动。
翻过辣子山,他们沿着毛儿盖河的源头,一路下行,路况很好,沿途只有一个词形容:安静,安静无比。
过了草原乡,便是毛儿盖了,从旁边一条便道走到底,一堆原木堵住了前进的道路,有人在这里堆放着建材,准备修房造屋。
他们不得不弃车前行,大约300m,便是一座方形的庙宇,这里墙面斑驳,已经没有路可走了,在路的旁边一块半新的石碑告诉我们,就是这里。
这里安安静静,没有人在这里,也没有指示牌,没有说明文字,大门紧锁。
是人们忘记了这里了吗?不,还有一群人,为了今天的工作,造访了这里。
在这里缅怀那一群改变历史的人,有名字的、没名字的,绝大多数已经被岁月和时代消磨得干干净净,可是现在,有一群人也在走着他们当年走过的路,时境不同,精神却永在。
鲁迅先生说: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
这充满悲凉的情绪就像阴霾的云雾笼罩在天空,可是,有限的生命自己可曾为这世界留下些什么?人们被上帝抛入这个世界,可曾自己为自己做些什么?
80年前的那些人踩着累累白骨到达这里,争论着自己的方向,有诡谲、有坦然、有和稀泥、有背叛……最终,他们决绝地走进了草地。
0 http://blooge.cn/bounty-hunter/bounty-hunter-diary-36.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