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杉木鱼

分类: 赏金掠食者日记 发布于:2014-8-10 13:00 ė1618次浏览

赏金掠食者日记 4
他们沿着谷地一路上行,过了2900m的废弃老寨,大约100m高差,就是箭竹及灌木林带,脚下是深深的腐殖质土,就像踩在深深的雪地,嘎吱嘎吱响。
箭竹和刺笼苞夹杂在一起,不小心一手抓上去全是刺,钻心地痛。
再往上,就是高寒针叶林带,这里针叶林下,是杂乱生长的各种灌木和高寒草本,松萝从杉树垂下,带着露水,像垂挂的绿帘。
偶尔,开放的黄色的绿绒蒿释放着娇嫩的花朵,在一片纯绿色中骄傲地点缀着高明度的相邻色,绿绒蒿这种原来被认为是罂粟属的植物,实际是独立种属,在青藏高原地区自由地成长,而不是像在欧洲那样,成为园艺植物,供人们亵赏。
赤芍在灌木从隐没,红毛五加在河边孤独地站立,红桦在路旁招摇着它的红旗帜,桃儿七阴险地在角落地披着虎皮、天南星静静地举着自己的小酒杯……,他们在这里不断地发现着书本上描述的各种植物。
针叶林下的水边的路好走一些,路边便处留下的是各种野兽的痕迹,野猪拱过的地面,被熊吃过的留下的羊头骨,一只走失的黄牛在河边的草地上傻傻地看着路过的他们。
路过一片平缓的水域,他们停了下来,他们要去找一种传说中只在冰凉纯净水域中生存的两栖动物——山溪鲵(杉木鱼),它只生活在青藏高原东侧和西侧,青藏高原隆起使得它的种群保护较好,种群间独立性好。
它在自然环境中有着极强的适应能力,能够长时间不进食,能够适应冰凉的雪水,它白天躲在水流缓慢的溪流石块下面,晚上在水中或者沿岸觅食,吃落在水中的小虫子或虾。
但是人类的侵袭却是它无法抵御的,它对生活污染、化肥污染、重金属污染极其敏感,基本不能生存,所以,它是环境变化最敏感地指示器,有山溪鲵的地方,纯净无染。
《甘肃新通志》(1909)说“岷县山中水产之,形似蜥蜴,或生食或末服,均可接骨”,中药中一般和三七一起,作为接骨药,据说,肉质鲜美,藏羌地区还有活食的传统习惯。(上图来源于:百度百科)
国内对它的研究还非常少,甚至对它的繁殖规律都不清楚,很多人实验人工养殖都以失败告终,现在找到它已经很不容易了,一是人类侵袭,二是大规模捕捞。
这种小东西已经被列入《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同时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石化雨只见过一次这种东西,没有机会拍下来,这次,他们要找到它,并且真正地拍到它。
0 http://blooge.cn/bounty-hunter/bounty-hunter-diary-4.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