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叶林、灌木丛

分类: 赏金掠食者日记 发布于:2014-8-12 13:00 ė1595次浏览

赏金掠食者日记 6
今天的目标必须到达,爬也要爬到水源去,他们现在的位置大约在3200m,走出草甸大约还有200m的等高线高差,虽然高原缺氧现在还不严重,但是他们要走出难走的谷地。
溪流的平缓地带不多,他们很快就没路了,只好沿着河谷找兽径,像野猪、熊一类的大型哺乳动物,会根据他们的经验,找出一条相对安全的路,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熊多了,就有了一条兽道。
这条隐没在杂草中的路相对安全,可以通向最近的水源,不会脱离主河道。但是,他们面临一个问题,万一有人下兽夹,可能会不小心躺枪,有人受伤,救援运输下山也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他们很小心,也有问过是不是有人下夹子。
杨勇在前面开路,手脚并用压开巨大的枝条和箭竹,留下可以勉强认识的痕迹,不断地大声提醒身后的人注意事项和危险,刘旭在中间行进,再踩一遍道路,石化雨抱着相机,记录遇到地植物和场景,林下每一步都很艰难,石化雨跌倒的时候,总是用背部先着地,防止相机掉落。
前面是坡度大约已经大于45°,每一步必须踩实,双手抓住前面的箭竹,三点着力才能保证身体平衡和前进。
箭竹丛中不断地出现荨麻[qián má],这种不起眼的小植物,一种多年生草本,其茎叶上的蜇毛有毒性,能引起严重的过敏反应,人及猪、羊、牛、马、等动物一旦碰上就如蜂蛰般疼痛难忍,它的毒性使皮肤接触后立刻引起刺激性皮炎,刺痒难忍,他们必须认真辨别,不要抓住了这种东西,即使是手指轻轻扫过,也会甩手大叫,然后用口吮吸,涂抹唾液稍微好一些。
石化雨很难想象曾经有人用荨麻抽打关节治疗风湿是一种什么感觉,他感觉头皮发麻,也许,荨麻的疼痛和痒麻比风湿痛的感觉好多了,石化雨的外婆就遭受过这种痛苦。
脚下偶尔出现了偶蹄类动物的脚印和一些不认识的粪便,这证明他们的路是正确的,只是,他们是直立动物,和四足类动物行进方式是不同的,所以,他们很麻烦,因为他们上身被倒下的枯树、灌木杂枝和箭竹阻挡。
他们手足并用,去给自己开一条小路出来,当他们穿过这一块地域的时候,他们的力气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刚才吃下的东西能够提供的能量不多,石化雨后悔没有带上一盒士力架。
走到稍微平坦的地方,杨勇在前面扶着一棵巨大地杉树大口地喘着气,石化雨已经没有力气拍摄一张能够稳定的照片,此时他们已经到了大约3400m高度,高原缺氧开始慢慢地腐蚀他们的体能,他们感觉自己有点脱力,不过他们不敢消耗更多的食物,因为他们的东西真的不多了。
走过这里,他们以为自己可以幸福地在草地上打滚了,走进灌木林,他们才知道,其实,幸福是不存在的。
高寒灌丛中,多刺的沙棘、古特瑞香、虎榛子、刺旋花等灌丛植物错落其中,到处都是刺,几乎没有可以通过的路,坡度更加的陡了,大约在60°左右,冻土融化之后,轻松地挂在地表,松软无法借力。
他们干脆匍匐前进,躲避半高的灌木,方便借力,脚下稍微用力,便会踩下一大堆松散的冻土,沿着斜坡哗哗地滑落下来,灌刺和枝桠挂住了他们的背包、衣服、器材,不得不停下来摘掉,手臂被刮得生痛。
短短的100m高差,他们差不多爬了1个多小时,偶尔抬头,会看见西边的崖壁上,开残的高山杜鹃白色的身影。
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刘旭和石化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着前面冰蓝色的杨勇的背影,咫尺之间,接近又是这么的难,可是前面的背影也在不断停下来,然后继续前行。
刘旭匍匐在地面上,钻出最后一从灌木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力气,他已经走到了草甸边缘,可是他们怎么才能找到水源呢?爬到那里吗?
海拔已经很高了,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爬过去吧,已经走到这里了。
0 http://blooge.cn/bounty-hunter/bounty-hunter-diary-6.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