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的拖鞋

分类: 赏金掠食者日记 发布于:2014-8-13 13:00 ė1537次浏览

赏金掠食者日记 7
走上草甸,视野就开阔了,天气不好,可是仍然能看得很远,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幸福地在草地上打滚了。
杨勇和刘旭并排坐下,打开面包,吃了点东西,他们看着云雾遮罩的山峰,平息着自己的气息和心跳,开始计算后面的时间。
时间已经到下午2:00了,他们还需要找到主源头的位置,从地形看,水源就在对面的山窝里,杨勇说,那个地方叫“洞洞崖窝”,用测距仪打了下直线距离,大约是一千米左右。
如果按照原路撤退的话,刚才的林下经历让他们没法选择,杨勇说,如果主水源真的在洞洞崖窝,可以翻越对面山梁,从屋基寨撤退,那边全是草甸,路要好走很多。
初步计划就是这样,但是他们不知道撤退的时候他们将遭遇的特殊困难。
沿着草甸边缘,一些花已经开放,空旷的地方,赤芍没有了露水,粉红点缀在绿色的枝叶之间,漂亮极了。
一种不知名的蓝色菊科植物正在布满地衣和苔藓的角落里静静地绽放。
粗筋秦艽慵懒地躺在草丛中。
从测距仪的镜头里,能够看到遥远的山脊上,一群马在悠闲地吃草,两个可能的水位置是这么的近,又是这么的远,他们就想坐在这里,静静地等待,谁也没有勇气起身。
不管如何,他们必须得走了,天气已经很不好了,赶在天黑之前一定找到马匹或者公路的尽头,这样,才能顺利脱身。
草甸的坡度虽然平缓了很多,可是缺氧却带来了更多的麻烦,超过3400米,昨天从成都到松坪沟的石化雨和刘旭已经完全不知道怎么形容在高原上行动的感受了,每走一步,脚步都沉重无比,仿佛和意识分开,完全不属于自己,胸口像要炸开一样,大口呼吸也无济于事,如同被抛离水面的鱼,他们的嘴唇已经彻底乌紫,大脑里好像沉沉地压着一块钢铁,头痛欲裂。
他们走着之字,慢慢往上挪动软绵绵的脚步,刘旭的姿态控制已经完全走形,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杨勇常常坐在前面等待两人跟上。粮食已经完全没有了,饮水也只有一点了,他们已经弹尽粮绝了。
走上一个台地,找一个背风干燥的地方,几个人暂停了一下,大口喘气,休息了很久才缓过劲来。
刘旭站起来,到台地的边缘去测量谷地宽度,石化雨觉得他的背影特别好,趴着举起相机给他拍了一张,用力对刘旭说:“旭哥,我给你做张海报好吧?继续走……”
他们一个个站起来,继续向前,对石化雨和刘旭来说,每向前一步都是极限的挑战,他们从来没有在如此高海拔进行过徒步,如同长跑一样,呼吸控制很重要,用舌尖轻靠上颚,两步一呼,两步一吸,和步行节奏配合好,稳定速度向前行进。
石化雨高中时候曾经练习过一段时间长跑,他知道如何控制呼吸,感受要比刘旭好一些,刘旭已经崩溃了,拄着从林下捡来的树枝登山杖,一步一步往上挪,大口大口地吐气,发出奇怪的“啊、啊、啊……”的声音,似乎要把肺吐出来。
脚下草已经全部绿了,蒲公英匍匐着拉出美丽的小花,点缀在铺着车前草的大地上,其他植物正在等待开放,要草甸上的花全部开放,大约还要20天左右,他们来早了。
不过美丽的兜兰已经开始开放,这种兰花已经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数量极其稀少,它的花朵成紫红色,大而美丽,唇瓣有兜,似女人穿的拖鞋,仪态万千,植物界称她为“仙女的拖鞋”,能见到这么美丽的野生兰花,石化雨很高兴,忍住不匀的呼吸,不断地给她拍摄照片。
美丽的草丛下,全是松软的冻土和砾石,折磨着他们的脚,他们就在这里,看着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区域,望洋兴叹,不过,走是他们唯一需要做的事情。
0 http://blooge.cn/bounty-hunter/bounty-hunter-diary-7.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