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丛中的白面包

分类: 赏金掠食者日记 发布于:2014-8-14 13:00 ė1522次浏览

赏金掠食者日记 8
继续走,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沿着溪流,他们的距离越拉越开,刘旭拄着木棍,一直地往前走,他们没有力气互相呼应,杨勇走在前面,当他看不到后面人的时候就停下来,没有林木的遮挡,他们可以接受的掉队距离越来越长。
超过3500米,他们见到了一些蘑菇,草甸上五到六月的时候,雨水开始丰盛,冻土融化,腐殖质土开始发酵变热,潮湿温暖的环境给菌类提供了优质的生长环境,中海拔蘑菇的盛期已经过了,4月份的时候,是野生羊肚菌的全盛期,这种可以放在手心上观赏的蜂窝状的野生菌,口味鲜美,可是现在全盛期已经过了,而且生长在林下,所以现在他们是找不到的。
在这个时间,如果要见到更多的蘑菇,他们必须上到更高的海拔,大约必须到4000m以上,他们才可能见到真正的高原草蘑菇,今天他们是不行了,必须另外安排时间才可能见到采回去,背篼已经交给杨勇了,他认识很多蘑菇,如果采到,今晚他们可以在林海部落喝菌汤了。
他们在草丛间找到了一种不好吃的药用菌马勃,新鲜的马勃品相极好,圆形的球形伞盖雪白,上面或有浅黄的膜状外包,就像放在草原上的一个个刚烤熟的面包,看着这种长相诱人的菌子,饿着的他们只有看看,咽咽口水继续前进。
马勃是一种药用菌,孢子粉用于外伤出血、冻疮等,虽然无毒,但是不好吃,尤其是熟透后,孢子烂透,踢开之后像动物粪便,所以,当地人鄙视它叫做“马皮包”、“马屎包”,石化雨见过有人在路边卖干货,称为“云菇”或者其他的名字。
翻上最后一个高台,他们发现了一处牧人留下的窝棚,这是牧人存放盐的地方,在高山的牦牛、马匹和羊因为长期无法通过食草获得盐分,所以,他们会定期给牛马喂盐。把盐运到这里并不容易,必须要找到一个干燥的地方存放,所以牧人会在干燥背风的地方,搭上窝棚,用蛇皮袋扎好存放起来,根据时间调配饲喂。
杨勇直接躺在了平整的木板上,大口喘气,这是今天他们找到的最好的一处休整处,只是他们已经没有可以补充体力的东西了,甚至连水也没有了。
休整完毕,他们离第一个疑似的水源已经很近了,确定一条径流源头的科学原则包括“水量唯大”和“河源唯长”两个综合考量标准,他们并没有携带流速流量仪器,所以,石化雨确认的源头标准是,“河源唯长”加“海拔唯高”两个,从基本原则来说,他希望知道最在哪里?
接下来的路好走了很多,他们慢慢地沿着大约30度的斜坡慢慢向上走,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半,按照这个速度,他们是回不去的,杨勇盘算着到有信号的地方,找马匹上来驼,他身边这两个人已经脱力,但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经过最后一个斜坡,他们到达了第一个水源位置,杨勇扑上去,大口大口地喝着从树根下流出的山泉水,他实在太渴了,水很甜,冰凉透骨,扑灭了脱水的心火,刘旭也拄着木棍慢慢走过来,一起畅饮山泉,他们的确太需要水了。
草甸上的水源通常在一个石坎下,比较重的石头挡住了松软的冻土下坠的路线,融水便从石头的底部涌出,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源头,他们选择了两个相对位置最高,大体上水平的两个源头进行确认,这里经纬度:32°11'33" N ;103°35'34" E,海拔:3647.0 米,在一棵已经死去的树根的下面。
从第一水源到第二水源,他们路过一捧高山杜鹃,通常高山杜鹃有白的、红的、粉色的,紫色比较少见,石化雨觉得很好看。
一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第二水源,到达后第一时间,石化雨测定了这里的位置:32°11'42" N ;103°35'18" E,海拔:3801米,毫不犹豫,这里比第一水源位置高了154米,而他们,为了到达这里,差不多走了一个小时,准确时间是:2014-06-05,16:34:48,从刁公寨2600米猪舍开始计算,他们走了6个半小时了。
趁着相机还有最后一点电,石化雨匆匆地拍下了水源地的场景,一株全缘绿绒蒿高傲地耸立在源头,宣誓这这条未命名溪流源头的存在,水从石缝流出,静静地沿着石板铺出了小小的瀑布,石化雨的相机在水流声中停止了工作。
他们已经没有了体能,石化雨已经留下了刘旭举着红色的抓绒标定水源的照片,开始下撤,按照路上的计划,他们会翻过相对平缓的山梁,从屋脊寨后面的草甸撤退,这里坡度平缓,是原来的汶茂牧场的一部分,没有灌木和原生林,也没有箭竹和陡坡,这里还有1个月不到就鲜花繁盛,他们只要撤到屋基寨,就有一条碎石公路可以通到他们的驻扎营地,一切看起来都这么顺利,那就撤吧。
0 http://blooge.cn/bounty-hunter/bounty-hunter-diary-8.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