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分类: 发布于:2018-6-12 17:15 ė275次浏览

今天,2018612日,历时1年多的四姑娘山杜鹃花种质资源专项调查也接近尾声,这次出来也将是该项专项调查的最后一次外业了,答应本书主编唐霄铧女士要写一些关于该项调查的所思所想已有半年有余了,一直以来自己的文字功底简直是掉到渣了,经常光顾我的个人博客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博文大都是转载的,所以一直都没有下手写这些东西,《四姑娘山杜鹃花》也接近完稿了,我不能再拖后腿了,就在这巴郎山路上写写这短短数小时的所思所想吧。

随想一 旅游就是扶贫

巴郎山山脚下,快到邓生沟的一个转弯处,崖壁上郁郁葱葱,小河涓涓流水,传统吊索桥横跨其间,如若花开时,红白相间的杜鹃会刺激你的眼球,人间天堂,美不胜收。这不就是一年前,调查队队长叶昌华同志用手机拍下的美景吗?只可惜GPS才启动不久,没有识别到信号,不然的话我就告诉大家相应的位置了。但大家在找寻美景的过程中,无不是人生的经历,经历过曲折,看到的景色会更美。

去年我用这个照片配合一些文字发送过一条微信朋友圈,“与周小林(应该叫周小林老师)电话交流受益匪浅!从植物科普到生态旅游;从文化资源到扶贫开发;从点到面,40分钟,一点都不长!”。时值《四姑娘山杜鹃花》编写大纲初拟,向外征求意见,上午邮件,下午周老师就打来电话。40分钟的交流,更加坚信我们通过“植物科普+旅游”这种方式推动当地经济发展,调节景区、保护区发展与当地原住民之间的矛盾。

更让我想起,央视广告“游丹寨就是扶贫”,宽泛的来说“旅游就是扶贫”。做为植物科研工作者,如何将美丽景色、专业的植物知识融入到旅游宣传中,吸引更多的人前来旅游,拉动当地经济发展,这是我们当前所要做的,也是必须要做的。

随想二 无意的重合

随手翻一翻手中的《A Naturalist in Western China(《一个博物学家在华西》,再版名为《China, the Mother of Gardens》(《中国,园林之母》),更为有名),170页的《Across the Chino-Thibetan Borderland: Kuan Hsien to Romi Chango; the Flora of the Panlan Shan》中提到110年前(19086月)威尔逊也是从这条线路到达的四姑娘山(Reh-lung-kuan,日隆关)。

尔尼斯特·亨利·威尔逊,一个至今在西方植物界耳熟能详的名字。他曾是哈佛大学阿诺德树木园的负责人,以他的名字命名的200多种奇花异木在世界各地的花园里绽放。而当威尔逊第一次进入中国西部的深山峡谷时,他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花匠。从1899年至1911年,他4次到中国收集植物,足迹遍及湖北、四川、云南、重庆等地。前后12年里,他收集了4700种植物,65000多份植物标本,将1593份植物种子和168份植物切片带到了西方,被西方人称为“打开中国西部花园的人”。

威尔逊这个名字让我的思绪回到了6年前,2012614日,我到四川省植物工程研究院工作不久,这是我第一次野外考察,也是第一次随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所印开蒲研究员进行野外考察,这次考察我第一次见到了与威尔逊相关的2种植物――岷江百合和岷江蓝雪花。

岷江百合,Lilium regale,原产于中国四川岷江流域,因其具有较强的耐盐碱、低温和抗病毒的能力而作为重要的育种材料,100年前由威尔逊引种至英国,挽救了当时西方国家岌岌可危的百合资源。与鼎鼎大名的岷江百合相比,岷江蓝雪花基本不为大众所知。岷江蓝雪花,Ceratostigma willmottianum,俗名紫金莲,为少数民族用药,具有活血、止痛等功效,因威尔逊于1908711月在四川岷江河谷汶川境内海拔1300-2000m发现而得名岷江蓝雪花。

二者相较,我选择了不为大众所知的岷江蓝雪花,开始了野生植物的引种、驯化、繁育以及生态分布等研究。其原因有二:一是岷江蓝雪花前人少有研究,可以从最为基础的方向开始;二是一直想搞药,但条件和个人能力都不具备,只能以保护的角度来做,即通过“野变家”的方式让野生药用植物通过引种驯化等方法成为家庭美化的观赏植物。

随想三 花否?药否?

在巴郎山上,无论地处汶川,还是小金,沿途的杜鹃不断吸引着我们的眼球,开花的、没开花的,白的、粉的、紫的,各种伴生植物也相继开花,点缀着这美丽的世界,给予这浮华的世界一点点小清新。

无怪乎,威尔逊也在他的日记中写道:“大花绣球藤开着雪白的大花”,“粉红溲疏具有可爱的玫瑰色花”,“长叶溲疏具有可爱的淡紫红色花”,“翠兰绣线菊具有长约90厘米、开满纯白色花的花枝”,“西康绣线菊开着玫瑰色花”,“绚丽的全缘叶绿绒蒿开着大型、球状、向内弯曲的亮黄色花,在山坡上绵延数千米”,“钟花报春具有芳香、浅黄色的花”,“各种千里光、金莲花、驴蹄草、马先蒿和紫堇增添了黄花的景致”,“多脉报春开着鲜艳的粉红色花”……

绣球藤清热利尿;溲疏发汗解表,宣肺止咳;绿绒蒿清热利湿,镇咳平喘;报春花清热燥湿;千里光清热解毒,明目退翳,杀虫止痒;金莲花清热解毒;驴蹄草散风除寒;马先蒿祛风湿,利小便;紫堇清热解毒,止痒,收敛,固精,润肺,止咳……威尔逊笔下那些美丽花朵无一不是具有各种功效的药用植物,西方人把这些美丽介绍给世界,但却忽略了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中医药文化。我们为什么不从这些美丽的植物中发展我们的中药事业呢?我们的药用植物研究为什么不向100年前的威尔逊那样从其观赏性出发呢?

花否?药否?

花可入药。药可为花。

0 http://blooge.cn/capriccioso-sgns-rhododendron.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