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姑娘山寻花探胜

分类: 超短波的中国蓝 发布于:2017-8-8 6:00 ė204次浏览

我与四姑娘山的缘分早就注定。小时候,当雨过天晴,我站在自家阳台朝西望去,常会看到一座白色高耸的雪峰矗立在群山之上。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这座雪峰的名字,只是被它深深震撼,长大后终于得知它就是蜀山之后,海拔6250米的四姑娘山主峰幺妹峰。
人们都说贡嘎山是蜀山之王,四姑娘山是蜀山之后(蜀山皇后)。走进四姑娘山,感受蜀山之后的魅力。每年的6-8月份,这里是高山野花的海洋,森林下、草甸上及流石滩间,五颜六色的野花争相开放。四姑娘山的植被分布受地形地貌和气候条件的影响,呈现出明显的垂直带谱,如同我国传统园林的“移步换景”一般,不同的海拔植被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形态,让人流连忘返。

穿越:从长坪沟到毕棚沟
四姑娘山是邛崃山脉的主峰,这里雪峰林立,沟谷纵横,一直是户外攀登好手们大显身手的绝佳之地,已开发了双桥沟、长坪沟、海子沟作为游览之地。这次跟四姑娘山的亲密接触是朋友策划的,从长坪沟穿越到毕棚沟,对于这样一段未知的旅程,我内心既激动又忐忑。激动是就要见到心目中的蜀山女神,忐忑是因为我之前虽然爬过一些山,但还未曾上过真正的高海拔地区,尤其是当我得知本次穿越探险的最高点达到海拔4600多米时。
这次穿越我们走的是宝兴夹金山一线。沿路的风光自不用说,从海拔500米的成都平原爬升到海拔4000多米的夹金山高山冰缘带,最后到达四姑娘山镇,期间我们经历了亚热带、暖温带、寒温带、寒带等气候带的变化,植被也从常绿阔叶林到落叶林,再到针叶林、灌丛草甸等。这里天空湛蓝,朵朵白云漂浮在湛蓝的天幕上,仿佛触手可及。当晚我们就住宿在海拔3000多米的四姑娘山镇。
与川内低海拔地区的V字型山谷不同,长坪沟呈现U字型,这是远古时期的冰川雕刻留下来的样貌。如今冰川早已退去,宽阔的山谷里生长着茂密的针阔叶混交林,主要有云杉、冷杉和四川红杉等;阔叶树主要由各种杨树、桦树、高山栎等组成。山谷里五彩斑斓,我们犹如穿行在油画的世界里。尤其让人惊喜的是步道边随处可见号称维C之王的橙黄色的沙棘,虽然果实酸涩,但它对户外穿越的人来说却是补充维生素的佳品。长坪沟的步道在木骡子处结束,再进入沟里就没有像样的路了,我们真正的穿越路线便从此开始。
我们右边现在便矗立着高耸入云的幺妹峰,左边则有利剑般刺破苍穹的婆缪峰等山峰。幺妹峰在这里向我们展示的是她的西面,相比猫鼻梁看到的南面,这一面更加陡峻,巨大的岩壁呈排山倒海之势,压得人不敢大声言语,或许这就是雪山能让人产生敬畏之情的原因。大家都屏息驻足,欣赏蜀山之后的冷峻之美。
次日,我们在幺妹峰的怀里醒来,收拾行李继续出发。好天气不再,天空飘起了丝丝冷雨,气温一下子下降了许多,让我们体验到高山气候的复杂多变。沿途依旧是遒劲的针叶树在山坡上整齐地排列,犹如山峰的卫士一般。山谷里溪流蜿蜒,湿地纵横,风景如画。只是双脚要历尽艰辛了,我们时不时跨过溪流,淌过湿地,终于在傍晚时分抵达沟尾,此时海拔上升到了3800米,先前的丝丝细雨,已经变成了鹅毛大雪。我们在雪中迅速搭好帐篷,钻进帐篷里休息,等待第二天的垭口之行。
我们早上五点就起来了,还好,昨夜的大雪并没有将我们的帐篷埋没。在一片漆黑和齐腿深的白雪中,我们又出发了。山路十分陡峭,加之海拔高和负重,每走十步就得停下来喘口气。在艰难攀登5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了海拔4668米的垭口。此时此刻,一行人的心里都充满了难以言说的激动。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到达这样的高度。站在垭口回望,我们向上攀登的路已经淹没在风雪之中,下面的山谷空灵寂静,经幡在大风吹拂下仿佛是在为我们祈福。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毕棚沟一侧的山谷似乎更加陡峭,我们干脆坐着厚厚的雪滑了下去,当我们下行到毕棚沟景区内时,有不少游客都惊异地看着我们,“客从何来?”有人问,我们则自信而有些骄傲地随手向上一指,“从那个雪山上下来!”这是一次成功而难忘的穿越。让我永记心中。

寻花:移步换景
四姑娘山及其附近的巴郎山夹金山一带,不光是有着丰富奇特的众多山峰,更是中外植物学家以及植物爱好者们心目中的观花圣地。四姑娘山地处横断山脉北段向四川盆地过渡的边缘地带,属典型的高山峡谷地貌。这里是世界上高山植被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一百多年前的美国植物学家威尔逊也曾在这里被壮观的高山花海所震撼,并将它们带到欧洲花园,带入了世界园林。
每年的6-8月份,当冰雪消融大地回暖后,这里就会变成高山野花的海洋。森林下、草甸上及流石滩间,五颜六色的野花争相开放。高山上紫外线强烈,野花的颜色也格外鲜艳夺目。因地势高差悬殊,四姑娘山的植被分布受地形地貌和气候条件的影响,呈现出明显的垂直带谱,如同我国传统园林的“移步换景”一般,不同的海拔植被呈现出完全不同的形态风貌。
夏天到四姑娘山,可以开启一次寻花之旅。这几年每年我都会前往四姑娘山这个植物宝库,不同的时间与季节,让我领略了四姑娘山四时不同的植物,不同的美景,对四姑娘山植物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
5、6月间,大叶金顶杜鹃、凹叶杜鹃、三光杜鹃等绽放出灿烂的花朵,远望花树,如由白色、粉色及紫色织就的锦簇彩缎,蔚为壮观。四姑娘山的7月是花的海洋。漫山漫坡的报春花、老鹳草、碎米荠、紫堇及马先蒿等,是绿色大草甸上的“点彩”。7月,高原上的春天到来时,葱郁的山坡上川百合绽放出一串一串明艳醒目的橙色花朵,让人惊艳。在降水充沛的河谷中,沙棘、柳树、花楸、忍冬等成了灌丛的主角;河谷两岸的山坡上,锦鸡儿、白刺花、两头毛、小檗属、岷江蓝雪花等也适时开放,甚至龙舌兰也在这里逸生,成为山坡上的新客人。
随着海拔慢慢升高,出现了山地常绿针叶林,紫果云杉、紫果冷杉及红杉等,它们苍劲葱郁的枝叶,笔直高耸的树干,伟岸挺拔,耸立在云雾之间,人们从旁边经过都会被它们的雄姿所吸引;只有在高海拔地区才能见到的松萝,一条条挂在树梢间,它们也是金丝猴们最爱的食物;在被针叶林庇护的树下,各种苔藓蕨类蔓延覆盖,在林间枯木上一丛丛蘑菇生长出来,甚至有花朵从朽木上开花结果;常绿针叶林下的阳光相对较少,这里成了一些喜阴的草本植物的乐园,溪流边大片大片绽放着的金黄色的驴蹄草、白色可爱的莲叶点地梅、玫红色的掌叶报春、白色的草玉梅;更有许多特别的兰花栖身于此,腐生植物鸟巢兰、奇特的黄花无柱兰及火烧兰等……夏日的雨季,这里更是蘑菇们的家园,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蘑菇在雨后纷纷钻出地面,带来这“危险”的美味(当然你不可轻易采食)。
与常绿针叶林交叉出现的是落叶阔叶混交林,这是由上世纪50-70年代砍伐大树后形成的桦木、槭树、铁杉的五花林,秋天它们会呈现出五彩斑斓的彩林效果。落叶阔叶林下的阳光较多,除了杜鹃花外还有艳丽的川赤芍、粉嫩的桃儿七、可爱的黄三七、紫色的报春花及各种粉色的马先蒿等,纷纷纭纭,绽放出美丽的花朵。还有一些唐古特忍冬、小檗、西南丁香等矮小灌木生长其间,把高原的七月装扮得更加多姿多彩。

向上:更壮美的风景
穿过针叶林带海拔上升到3000米以上,亚高山灌丛草甸带出现了。由蔷薇科灌木、高山柳、高山栎组成的灌丛与草甸混合,到了夏季,灌丛下是暗紫色的西南鸢尾的花海,中间夹杂着银莲花、马先蒿、斑唇红门兰、垂叶黄精、蒲公英及驴蹄草等,紫色、白色、粉色、黄色、橙色等……这是一片绚烂的高山花海。灌丛中则生活着绿尾虹雉、四川雉鹑等珍稀鸟类,它们共同构成这植物与动物的乐园。
海拔越高植被变得越来越低矮,当海拔上升到4000米左右时灌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壮观的高山草甸,绵延起伏的山坡在夏日里被青葱的野草覆盖。黄色的全缘叶绿绒蒿、红色的红花绿绒蒿、蓝紫色的长叶绿绒蒿以及蓝色的总状绿绒蒿,它们花朵硕大,色彩艳丽通透,称它们是高原上最美丽的花朵,当之无愧。秋天来到,这里的草也会枯黄,但那时仍会有蓝色的龙胆花、美丽的肋柱花、喉毛花、天蓝韭等绽放,它们星星点点的花朵,犹如高原夜晚璀璨的夜空与银河。走在草甸上就像徜徉在星空之中。
再往上,草甸变得零星和稀疏了,尖锐嶙峋的砾石堆积在山间,进入高山流石滩的稀疏植被带。在雪山附近,由于寒冷及强烈的风化作用,地表岩石剥落成大小不等的砾石,石隙中只有少量的土壤,基质贫瘠,植被稀疏。但在这看似荒凉险峻的秘境,生命却并没有绝迹,为数不多的动植物趁着积雪融化之际,开始匆忙地繁衍生息,倔强地绽放生命的华彩。
高山流石滩就像外星球一般荒凉奇异,而生长在其间的植物更是长着外星生物般的奇特模样。它们隐藏在流石间,一个个长成了矮肥圆的呆萌模样,让第一次见到的人惊异着迷。这是因为高山强烈的紫外线对植物的生长具有抑制作用,再加上强风等因素,让它们都长得比较矮小,许多还生成了垫状结构,紧密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半球形的形状,不像是地球生物。
这些流石滩岩上的植物也像人类一样,为了御寒穿起了毛大衣:它们的叶片和苞片上都布满了浓密的绒毛,紧密地围绕在花序边上,如毛茸茸的水母雪兔子,就像一只毛绒玩具。这样的毛大衣可以为花朵保暖,同时又可以起到防水和反射强烈辐射的作用,还能吸引传粉的昆虫过来。让我们感叹植物的无与伦比的智慧。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冻原——永冻带,则常年冰雪覆盖,基本上无植被分布。那是一个我不知道的沉寂的世界。
每当进入四姑娘山的怀抱,就仿佛进入了与世隔绝的仙境。四姑娘山带给人们的不仅是美丽的户外世界,不仅是壮丽的雪山溪谷,更有四时变幻绚烂多彩的高山植物,它是自然资源的宝库。四姑娘山既是户外爱好者趋之若鹜的胜地,也是自然爱好者羡慕不已的宝库。一次,一位远游欧洲的朋友发来照片,是雪山下的一片花海,我对它如此熟悉,以为是四姑娘山的景致,他却说是欧洲著名的山峰。我内心只有默然一笑,因为当你到过四姑娘山后,那世界上最好的风景,已经去过,并永远在你心里了!
0 http://blooge.cn/ceratostigma-willmottianum/sgns-20170808.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