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 茶树 “茶”点没能征服世界

分类: 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发布于:2019-9-16 20:06 ė29次浏览

第4集 茶树 “茶”点没能征服世界
她是当之无愧的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全球已有60多个国家种茶,30多亿人口饮茶,茶树是多个国家的支柱产业,她影响了世界经济;人们对茶叶的追逐引发了战争,她影响了世界历史。她的叶子中藏着独特的成份因子,人们从来没有迷恋一片叶子像她这样。人们注意到她因为茶叶带来的荣光,但没有看到茶树本身从三十几米到一米的疼痛转型,忽略她在世界各地不同气候也顽强生长的生命力。追寻茶树一路的生命源头,她原本只是中国西南森林中一棵普普通通的树木。

野外生存72小时 ,追寻秘境之中茶树之祖
2018年春节刚过,我就急不可耐的召回所有摄制组成员,开启纪录片的拍摄工作,第一个植物就是茶树;第一个场景就是野生大茶树的生境。
对茶的敬重是小时候养成的,孩童时期爸爸的大书柜是我不能动也是最好奇的地方,每当有受人敬仰的人物到访,爸爸就会从大书柜里取出一个小瓷罐,捏一小撮茶叶,为客人泡上一大杯,那时我便知道茶是好东西。
后来我也喜欢上喝茶,我喝过的茶种类有几十种,它们形状、颜色、口味各不相同,我不禁心中有许多疑惑,也曾问过几个懂茶的老师,回答太过玄乎,并没解我心中疑问。
能够借助拍摄记录片的机会假公济私一探究竟,我心中有安奈不住的喜悦,迅速集结队员飞往云南,一头扎进临沧大雪山,那里是茶树的发源地。
01 向大雪山前进
为了拍摄茶树的原始生长环境,我们跟当地向导说这次来就是上山的。当时是3月,山上有些积雪还没有化,向导说山上路封着,还不适合上山。于是我们先拍摄山下的茶园。
到第三天的时候,便实在等不及了,要求隔天一定要上山。这些野生大茶树大多生长在海拔两千多米的深山中,从村里到拍摄地点总共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和一个半小时山路的徒步,加上重达上百公斤的器材,如果每天往返一点也不实际。为此,我们决定上山住上三天。
山上什么都没有,当地向导为我们向当地红十字协会借来了帐篷和睡袋,自己买上防潮垫和干粮,我们就往山上出发了。经过当地一个香火庙的时候,我们下车去拜了菩萨。
因为山上有什么,谁也说不准,只能求菩萨保佑这一趟的平安。进山的路口有一个老人养了十头驴,专门给来往的人搬运重物,幸好有这些驴,才让我们的器材顺利上了山。
02 与大茶树的首次相遇
这座大山叫勐库大雪山,因为分布着世界最大的古茶树群落而闻名。在当地林业部门和茶办的帮助下,我们得到进山拍摄许可。
山路崎岖,虽然有骡子帮助我们驮运装备,面对爬上爬下的山路我们还是几近崩溃,当地向导一再鼓励我们说:翻过这个山就到了;大概这样说了5、6遍,我们真的到了。
我们首先抵达的是2号大茶树的位置,它坐落在一个高高的斜坡上,高十几米,虽然知道此行要寻找的就是这样的茶树,但是对于认知中从来没有这种存在的我们来说,还是非常震撼。
我们站在树下,仰首并不能看清这棵树的叶子到底长什么样,当地人能靠辨别树干告诉我们哪棵是茶树,哪棵不是。
没有认识到大茶树的科研价值之前,当地人还会徒手爬上树采茶叶,现在超过百年的大茶树都已经被保护起来,禁止采摘了。
走在路上,向导为我们介绍路边的茶树。茶树并非是这里最高大的树种,它与其他大树、灌木和草丛一起,编织着这个万物丛生的森林。
这里树干上缠绕着藤蔓,各色青苔像北方的雪一样,布满在树干、石头和小路上;地面上凸出的树根和石头交织在一起,想找一块睡觉的平地都很难;一切都那么原始野蛮。
03 原始人的生活
到达1号大茶树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了,森林的上层被大树覆盖住,透光率低,到4点的时候就开始慢慢入黑了,导演说先把帐篷扎起来,趁天黑之前把住的地方收拾出来。
我们选择了一个比较平坦的地方,加上向导十几个人开始卸东西扎营。太渴还没有水喝,导演把给驴吃的胡萝卜也吃了,引得我们一阵大笑。
一号大茶树下面有一个石龛,里面摆满了人们朝拜时的贡品,有各种水果、点心、甚至还有烟、酒和茶。后来这些贡品在我们即将断粮之际,也为我们提供了至少一天的口粮。
我们选择这个地方扎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离水源近,一个向导拿着带来的锅就去生火煮水了。他在小溪旁边挖了一个洞,砍了两根枝叉,一根长棍,舀满一罐水,就把罐搭在两个枝叉上烧起来,柴是随地捡的腐烂木头。
生火在森林里实际是不允许的,容易引起火灾,但是对于三天都得在山上生活的我们来说,实在逼不得已,只能过着原始人的生活。每次做饭或烧水之后,我们都会拿土把火堆埋起来,以免发生事故。
晚饭也非常简单,一锅米饭里面削几块腊肉,放一些青菜,煮一煮就完成了。炒菜是不存在的,那一根火腿是我们三天里唯一的精神支柱。
开始的时候大家餐具用的比较浪费,吃一次就扔,但是后来纸碗越来越紧张,我们必须节约起来,吃过饭的纸碗用溪水涮一涮,第二次就还能用上,直到纸碗洗的变形,污垢太多才扔掉。
04 靠天吃饭的人
第一天整顿队伍花去了我们一个白天,但是时间非常珍贵,晚上我和摄影、录音就带着机器去拍摄一棵茶树的夜景了。
拍摄夜景和日出的难度非常大,我们总是说我们是靠天吃饭的人,因为拍摄效果如何真的是上天决定的,只有在天空晴朗无云的晚上,夜景才能成功。
而通常的情况是等了两三夜也没拍到一个好的镜头。夜景对摄影师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因为拍摄星空都是延时摄影(摄影机隔几分钟拍摄一张照片,通过照片后期合成一个视频,有将慢动作加快的效果),摄影机的电池就需要有人去换。
摄助通常承担了这个责任,在接近一年的实地拍摄中承担了重要的作用,我们都非常心疼他,拿着最重的东西,却永远走在最前面,吃饭的时候总是让他多吃点。第一天的夜景不是太顺利,第二天晚上摄影两人拿着小帐篷住到上面继续拍了。
05 用生命在拍摄
第二天拍摄正式开始,摄影机拍下了大茶树的枝干、叶子、小芽,还有茶树身上覆满的苔藓。它在这片森林已经站立了太久,它已经不是一个个体,而像这片森林的一位长者,以自己的手、自己的身撑起了这一片的生态。
但是1号大茶树太过巨大,摄影机甚至无法拍下它的全身,照顾到树冠就顾不到树干。为了从平视角拍摄树冠,主摄带着gopro(摄影机)爬到了对面那棵树上拍了一段,树非常高还是非常危险。
拍摄自然类的纪录片,摄影师有时候真的是在用生命拍摄,爬树、上山、下河,仅主摄一人身上手就被扭过,脚也因为摔跤扭伤,手指被马蜂蛰的肿了一个大包,在霍山茶园拍摄的时候,因为站立不动,让蚂蝗吸了个饱,上香格里拉冒着高原反应的危险爬山。
而录音师因为要录制环境音,不能有人声干扰,通常都是挑最深的夜和最早的晨出去录音,那里最为安静,但是也最为让人担心。但是这些困难也没有成为影响正常工作的理由,我想正是这种职业精神让我们成为一个真正的团体。
06 纪录片让人痛并快乐着
下午四点之后开始渐渐进入森林的晚上了,太阳一走气温就开始下降,这种感受是非常明显的。当时昆明的气温已经达到十六度,但是在山上,特别是晚上,仍然得咬紧牙关。夜晚的时候向导们在帐篷前生起篝火,没事的人围坐在一起取暖,我们还是要继续执行拍摄任务。
山里手机没有信号,向导们就坐在一起喝酒唱山歌,他们是少数民族,能歌善舞,唱什么有时候是听不懂的,但是就觉得这样的夜晚虽然寒冷,但是也挺美的。摆脱外界的纷纷扰扰,只安心于此处。
我一直觉得人有一段时间是需要放空下自己的,你不能盛的太满,这样负重前行持久不了,有时候放下反而能让自己更好的开始下个旅程。这样的夜晚是得来不易的,是弥足珍贵的,因为纪录片这样一种机会,让你能够体会到各种各样的生活,这是纪录片的魅力之一。
晚上摄制组六个人睡在一个大帐篷里,虽然选的地方相对平坦,但是这些大树错综复杂的根,还是让人睡着硌得慌。
山上天气多变,白天还阳光明媚,晚上竟然就下起大雨,狂风大作,风把帐篷掀起了一角,流水也顺着坡地哗哗的流了下来,幸好我们在帐篷周围挖了一圈排水沟,不然真要全军覆没了。
刚挖完排水沟的我毫无睡意,来到大茶树下,想看看她夜里的样子;雨水打透了我的冲锋衣,狂风像疯子一样摇晃着大茶树,漆黑的夜幕里不时传来莫名的叫声,我感到了恐惧。
还好,大茶树看起来并不惧怕这一切,她们是那么的从容。我们怀着敬畏之心并使出浑身解数想展现野生大茶树的与众不同,然而她却像其它树木一样隐藏在这荒蛮的丛林之中,那么的谦逊、自在。
干粮和生活用品一天天消耗着,大家的精力也快消耗殆尽,到了第三天下午我们决定拍完就下山,让其余人在旁边收拾东西,我们坚持最后的拍摄。
虽然上下山的路程是一样的,但步伐明显轻快了不少,那一刻觉得这么辛苦是值得的,拍摄顺利完成了,可以无悔地与这片大茶树告别了。

0 http://blooge.cn/journey-chinese-plants/04-tea.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