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 本草 她用“秘技”治愈全球

分类: 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发布于:2019-9-20 20:06 ė33次浏览

第8集 本草 她用“秘技”治愈全球
地球上,植物因为各种原因与人类产生联系,有一类植物因为能够解决人们的病痛而得到重视,她们有一个通用的名字,叫药用植物,而在拥有悠久药用历史的中国,她们还有一个独特的名字——本草。她们有从神农开始就出现的第一代本草银杏,有分布在四千五百米的高原本草塔黄,有绝壁之上的有着还魂草称号的石斛,和治愈非洲无数疟疾患者的黄花蒿。中国三万多种植物已知的本草有一万多种,她们为中国60%的药物提供了超过三十万种的天然化合物,这个数字远没有停止……

为寻找塔黄,录音师险些丧命
藏本草里记载了一味药物,在拍摄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当我了解到它的传粉方式和独特生境后,决定要把它介绍给大家,它还没有影响世界也许是因为我们还不了解它。
要找到它也需要技术,昆明植物所的专家宋波老师贴心的为我们画了一个寻宝图,目标云南香格里拉的边远藏区,在一个不知名的山沟里,有一个不知名的牧民牛棚,周边一片不知名的流石滩上有我们的主角塔黄的群落。
我们到达的时候这里的雨已经下了3天,本来计划在山下的村子里休整一天,准备一些上山的食品,但是刚从山上下来的牧民说,路上已经出现塌方了,如果雨一直下塌方会越来越严重,也许就没机会上山了,当即决定立刻上山。路上果然遇到几处比较大的塌方和一棵歪倒的大树,还好我们有备而来,铁锹、撬棍齐上阵,摄制组齐心协力排除重重困难到达牧民的牛棚。
这里是海拔4300多米的半山腰,周边是原始森林,牛棚是放牧的藏族人搭建的简易房,墙和顶都是用石片搭建的,墙透风,顶漏雨;靠着牛棚的墙搭建了一个猪窝,里面住着藏香猪一家,一头母猪带领十几头猪仔,我们能隔墙相望,开始担心晚上会不会被猪吵醒,后来藏香猪一家搬到森林里住了,也许是受不了我们鼾声了。
这里的牧民赶在雨季来临之前已经下山了,在我们下方的山坳里仅有一户牧民还没走,我们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样一个没有人、没有路、没有电、没有信号的地方。因此我们必须像牧民的牦牛和藏香猪一样自食其力了,于是我们也走进森林,抬回来一棵死掉的松树作为烧火的木材,收集松枝、松萝、苔藓铺在牛棚的地上作为床垫,然后就劈材、做饭、吃饭、看雨、发呆、等雨停。
经过三天焦急的等待和观察,我已经找到了下雨的规律,就是每天都下,一直下;反正躲不过那就干吧,之后的工作都在雨中展开,我们不仅拍摄到了日照塔黄,雾中塔黄,还有雨景、冰雹、彩虹等各种塔黄生活的独特生境。
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拍到塔黄的夜景,要拍摄夜景只能住在海拔4800左右的流石滩上,为此我们说服了还没下山的那户藏族牧民把他们的马借给我们驮运设备。那天早上雨如期而至,摄制组一行四人先行上山拍摄,留下我、录音师和向导驮运食品、帐篷、发电机等物资。牧民去牵马竟然用了两个多小时,因为马正在森林里觅食。时至中午牧民终于带着马姗姗来迟;正当我们准备抬设备往马背上装时,这匹马突然一跃而起,飞奔而去,马脖子上刚栓的绳子缠住了录音师的脚,被拖拽出5-6米录音师远才得以挣脱,而这匹马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顺着山坡飞奔而下。
我被吓得不知所措,牧民说这马也许会被缰绳绊倒而摔死;录音师的伤不知是否严重、山上还有一帮兄弟在等候我们的食品和装备,而雨还在不停的下。本来就很焦虑的我觉得无助而绝望;留下向导去找马,我必须马上上山通知摄影组返回,经过一上午的折腾已经很疲惫,再加上诸事不顺让我心情沮丧,在雨中一步一步往上挪。经过40多分钟的艰难爬行我终于到了垭口,翻过这个垭口大概还有一半的距离,垭口处有个小小的玛尼堆,我不假思索的爬上前就磕了一个,心想今天不能再倒霉了。
躺在玛尼堆旁,掏出对讲机,茫然的呼叫着,其实在这里是接收不到信号的,因为距离拍摄地点太远了,我只想冲对讲机发牢骚;但是突然对讲机里有模糊的杂音;我一下子坐了起来,用最简单的词语呼叫:摄影组马上下山,下山!下山!对讲机里的回音断断续续模糊不清,我爬到垭口的最高处,一遍一遍的重复马上下山的信息,终于听到对讲机里清楚的传来:明白,我们马上下山。
当我与摄影组汇合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雨还在下,摄影组的兄弟们一天没有吃饭,等我们摸着石头爬下山,已经很晚了,大家疲惫不堪,倒头便睡,没有人提吃饭的事儿,因为没有人还有力气去劈材、提水、烧火、做饭。
后来,我们荒野生存能力越来越强,每天拍摄间隙都能找到一把野韭菜,偶尔还能逮到野兔改善伙食,当我们已经习惯了在冰冷的小溪里洗脸、洗头、洗脚,刷牙、刷锅、刷碗时,拍摄季也已经结束了,每次拍摄都有一些遗憾,好像只有这才是真实。

0 http://blooge.cn/journey-chinese-plants/08-herbs.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