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 园林 千年古莲子的前世今生

分类: 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 发布于:2019-9-21 20:06 ė22次浏览

第9集 园林 千年古莲子的前世今生
中国作为“世界园林之母”,带给世界的不仅仅是丰富的植物物种,还有几千年来与植物共生共荣的自然理念与文化内涵。园林,是人类的第二自然,而植物则为“第二自然”注入磅礴的生命力。从一颗穿越千年重新开花的莲子,到依靠香味获得关注的兰花;从两千年来不断完善自我的菊花,到经过工匠之手再度重生的梅树,我们将追随园林植物的脚步,揭示她们从山野森林,到人的庭园的壮阔旅程。

如何追求出淤泥而不染的女神?
2018年的夏天,园林组是这样度过的:一半时间泡在湖水里,另一半时间泡在汗水里。为的是她,《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中唯一大体量拍摄的水生植物——荷花。
花卉的开放延时是整个项目的规定动作,而荷花着实把我们折腾不轻。除了剧组集中棚拍,常规地拍组还希望能拍到荷花在户外现场的延时开放镜头。于是,巨大的考验来了。
荷花的开放时间在凌晨四五点,这倒没什么,早起拍摄对摄制组来说是家常便饭。真正头大的是,第一片花瓣打开时,还是夜色弥漫,之后伴随天光亮起,荷花会寻找太阳的方向,一瓣一瓣地绽放开来,一直到上午十点左右,开放完全。也就是说,我们的拍摄要经历从全黑到全亮的过程,那么,如何控制黑转白时的曝光,就是个挑战人的技术活儿。摄影师提前查阅了各种资料,剧组摄影师群也给了各种技术支持…… 最重要的,还是要实地测试,一遍一遍地测试。
但,即使曝光问题解决了,还有风的影响,一个避无可避的问题…… 我们曾经考虑过在选中的一片荷塘,搭一块透明防风棚,后来放弃了。一是有荷花的地方几乎都是景点,搭棚必定影响景观,更重要的是,搭了棚,是否会影响这一整片荷花的正常生长开放?通常一朵荷花的花期是3-5天,如果一次没成功,意味着必须另选一块取景地重新搭棚,即使经费允许,时间也耗不起。而最终拍摄的效果和剧组已有的棚拍延时,又能有多大区别呢?权衡再三,我们决定祈祷吧,祈祷拍摄时是无风天……
我们把测试地放在了庐山脚下的东林寺。一是游人相对较少,干扰少;二是希望大山的屏障能让风的影响小一些。
提前一天,我们需要先选定荷花。哪朵花次日会开放?那将是她第几天花期?我们想要拍的又是她哪一天花期的状态?最难的,应该是选头一次开放的花苞。如果选错了,第二天没开,那就意味着所有的准备都白费了。为了确保成功的概率,只有一个办法,多选,多拍。
选定目标之后,摄制组分头满寺庙地去捡树枝。我们需要用树枝插到荷塘里固定住花茎。尽管山脚下相对风小,但长达几个小时的拍摄,谁也不知道一点点风动,会不会就导致画面主体变虚,或者荷花干脆偏离视觉中心?
开拍头一天,凌晨3点半起床,4点到达拍摄地,用半小时布光调试机器。令我们没想到的是,摄影师打开布好的第一盏灯,还在调整第二盏灯时,强光下的花瓣打开了!后来我们猜测,是我们的人工光误导她了。荷花大概把我们的光当成阳光,迫不及待地开放了…….
第二天的拍摄遇到的,又是另一个问题:各种蜜蜂蚊虫来回来去地造访。我们尝试着冲着花朵喷了防虫雾,蚊虫是不来了,可是花朵也迅速凋萎…… 后来棚拍的摄影师支招说,应该用防蚊虫贴……. 为了留住花开的美丽,摄影师们生生把自己逼成了花农。
做为整个项目唯一水生主角,荷花与水的关系也是我们希望表现的重点。比如水下森林般的荷茎,再比如“出水芙蓉”……
被用到大片头里的这个“出水芙蓉”画面,是在福建建宁拍的,用的是GoPro盲拍得来的。是的,是盲拍。与其说,靠的是运气,不如说,是一遍遍试拍获得的。相比其他地方的荷塘,建宁的梯田莲海非常特别,不仅仅是地形地貌上的巨大差异,而且每一块荷塘都特别像稻田。水很浅,也就是没过脚踝的样子。加上当地特有的山泉灌溉,水很清澈,从水下镜面到出水荷叶,取好景之后,只要运镜稳当,画面就差不了。但麻烦的,是泥。
开机前就确定了荷花一定要拍水下部分。但我没想到的是,荷塘里的塘泥,稍微一动水就浑了。水一浑,什么都拍不了。反复试了好多遍,我们把目标拍摄对象定在荷塘边,避免摄影师趟进荷塘里导致大片浑浊。然后就是考验摄影师的臂力和耐受力了。轻轻将GoPro放到水下,取好景,摄影师手臂必须一动不动待在水里,直到水完全清澈,再缓缓运镜出水,同样要确保这一动不至于将水搅浑……
因为水浅,我们想要的“水下森林”,建宁莲海无法实现,我们选定了云南普黑万亩野生荷塘。在这里,这部分工作交给了航拍组,并给予了更高的要求。
我们要镜头飞过大片荷塘,入水,穿行“水下森林”,之后再出水。从水上全景到水下近景,再从水下近景到水上全景,一镜呵成。
航拍组的摄影师很给力,脑洞大开制作各种简易设备。
一根四五十公分小竹杆子一头挂在航拍器悟2上,另一头挂着云台带GoPro。GoPro承担拍摄任务,而悟2承担的,则是要带动GoPro在水下的穿行。
想象很美好,开机也很顺,直到GoPro下水后,结局很惨烈……
GoPro被荷塘下密密麻麻的水草勾住了,悟2一头栽水里了…… 
水上水下一镜到底的画面因为悟2的牺牲,报废了。剩余的一台精灵4,挂不住GoPro和云台的重量…...
但,航拍组的小伙伴没有放弃水下拍摄的探索。他们找来一个书本大小的泡沫块,用黑胶带将GoPro固定在泡沫上(小伙伴们给取名“航空母舰”),然后用一根绳子一头挂住这艘自制“航空母舰”,长长的绳子再用一根竹杆缠住,一看就是钓鱼的套路。
普者黑的荷塘里荷花长得密,水也深,岸离得远。小伙伴们穿着连体防水服,下到荷塘里,将航空母舰奋力往远处的荷塘里扔,摄影机再将挂着GoPro的绳子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往回收……失败是正常的,因为是盲拍。用到成片里的水下镜头,是在无数次的尝试里挑选出来的。
而地面常规组,对荷花水景的拍摄同时也在努力测试。
为了满足我们近距离拍摄荷花的需求,苏州拙政园管理处还把他们清塘用的小船借给我们,让我们划船拍摄水景。这是拙政园建园以来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允许摄制组进入园中水域。只是,一条船上只能载重2人,摄影师只能现学现卖,兼职船夫,在确保人机安全的基础上,还要尽量划到最好的位置取景…… 游园的游人看我们笨拙地在水上操作,不断地有人问我们,“这样租船游多少钱啊?上哪买票啊?”
纪录片拍摄的魅力就在于,总有各种不确定给你带来新鲜与刺激。有精心计划的落空,但也会有意外的惊喜。
本不在同一个食物链上的鱼与荷花,却以“你死我活”的状态出现在园林一集,算是一个视觉亮点。
常规地拍组在苏州拍摄时,曾专门用了一上午在狮子林死守了几个小时,鱼跳是跳了,要么不在镜头里,要么入了画但人家不吃荷花…… 多方了解才知道,不是哪个荷塘的鱼都会跳起来吃荷花的,即便荷塘找对了,也不是所有的鱼都会跳起来吃荷花。但成都和北京,确定有这样的场景。于是,赶紧请剧组的动物摄影师雨后青山前往北京郊外荷塘,半天拿下。专业的事必须专业的人来做,最终在片子里呈现了这一奇观。至于为什么鱼会吃荷花,目前尚未有权威的科学解释,但有一种说法是,那些特定荷塘里长的荷花,含有某种物质,是草鱼的心头好。
从苏州园林的精致水景,到杭州西湖的接天莲叶,从云南普者黑的野生荷田,到福建建宁的梯田莲海,从北京武汉的科研基地,到庐山脚下的圣洁白莲,2018年的夏天,在最酷热的31天里,在荷花开放最为热烈的那些天里,园林组马不停蹄奔走于大江南北,行程1万多公里,为人见人爱的荷花,寻找鲜为人知的故事。而我们对园林植物的探索之旅,才刚刚开始…… 
0 http://blooge.cn/journey-chinese-plants/09-gardens.html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