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园林之母

Ernest. Henry. Wilson | 2015-06-01

中国——园林之母 2015.6
由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胡启明翻译的《中国——园林之母》一书由广东科技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译自英国著名博物学家E.H.威尔逊1929年所著《China—Mother of Gardens》。
该书既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又有人文历史和风土人情等诸多趣味性,可供从事植物学、森林学、园林、园艺学工作的专业人员参考,也可作为关心我国西部地区历史、文化,以及广大自然爱好者和旅行者的读物,是一本雅俗共赏的博物和游记名著。

阅读全文>>

ė1525次浏览

山野芳踪:川西北高原野生花卉探寻①

发表与出版 | 2015-05-01
山野芳踪:川西北高原野生花卉探寻①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5.5
野生花卉植物的引种驯化和新品种的培育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四川省植物工程研究院自2008年以来对川西北高原野生花卉进行了多次的野外调查,记录了花卉植物的野生生长环境,通过引种驯化考查花卉植物的开发利用价值。特别是对“金露梅”“桃儿七”“假百合”等十种野生花卉植物进行了野外生境、驯化引种、观赏价值、药用功效等进行了系统地研究。

阅读全文>>

ė1926次浏览

中国珍稀濒危植物名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新品种保护名录 | 2015-04-08
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第一批)
第二批(讨论稿)
《中国珍稀濒危植物图鉴》
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高等植物卷)
《中国植物红皮书》
极小种群(狭域分布)保护物种
《中国物种红色名录》(植物部分)
濒危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
各省市区(地方)保护野生植物

阅读全文>>

ė6174次浏览

没有中国花果就没有世界庭园

花路中国 | 2015-03-14
中国送给世界的礼物
中国园艺和花卉的发展源远流长。在距今约7000年的浙江河姆渡新石器时期文化遗址中出土的陶块上,就发现了以容器栽种植物的图样,可能是百合科植物万年青。而殷商时期,甲骨文中已出现与花木有关的“园”、“圃”、“囿”等字,可见花木之美在当时已经为人所重视。
李花盛放时,别有一番清雅沉静。
中国是最早栽培丁香的国家。
丁香灿烂 芬芳欧美庭院
哈佛大学曾盛开中国樱
桃、李、梨、桔、橙 皆原产我国

阅读全文>>

ė1771次浏览

“花中君子”全球3万种 皆是中国“菊子菊孙”

花路中国 | 2015-03-07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两句看似简单的诗,却是植根在中国人最深层文化记忆上的深深痕迹。在中国古代吟颂花卉的诗句中,它们或许是传唱最广泛的。自然界中的菊花,通常是盛开在野地中的一丛丛一簇簇的不大的花朵,不知是怎样的慧眼选择了它,让它成为了今天全球“四大切花”之一和实际世界总产值名列第一的花卉。
开封菊展上的菊花
日本的造型菊——菊人型
中国菊花登陆法国的第一站——马赛
最佳形象代言人——陶渊明
唐朝东传日本 成就“菊与刀”民族
英法先后引入 “东方最有价值的花”

阅读全文>>

ė1701次浏览

唯有牡丹真国色 广府出口到欧洲

花路中国 | 2015-02-14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帝京”——唐人即使写花,也往往有战鼓隆隆的热烈,更何况写的是牡丹。这是最符合那个雄健、富丽、恣肆的王朝的花。前有武则天,后有杨玉环,两位传奇女性赋予了牡丹绝代的风华。从此之后,再没有哪种花可以像牡丹一样,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
深圳博物馆展出清代外销扇上的牡丹图样
英国皇家植物园的约瑟夫·班克斯对牡丹引进欧洲居功甚伟。
和中国牡丹大不相同的日本牡丹
紫斑牡丹
英国皇家植物园(邱园)里种植的牡丹
曾被认为是“图腾” 最早从伦敦登陆欧洲
日本最初栽种佛寺 美牡丹协会影响最广
牡丹芍药本一家 隋唐时期才分家

阅读全文>>

ė1651次浏览

“洋植物”原是“出口转内销”

花路中国 | 2015-02-07
“喜马拉雅罂粟”、“中国鸽子树”、“宜昌鹅莓”……
青藏高原上盛开的绿绒蒿
松潘古城一瞥
珙桐——中国鸽子树
野生猕猴桃
英国植物猎人威尔逊
野生珙桐地理分布图 《中国珙桐在世界上的分布与应用现状》
绿绒蒿:神秘的“喜马拉雅罂粟”
珙桐:“中国鸽子树”种到白宫
猕猴桃:英国人引种到新西兰的“羊桃”

阅读全文>>

ė1714次浏览

杜鹃花海艳英伦 故乡原在川藏滇

花路中国 | 2015-01-31
“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这是唐人李白的诗;“我愿是满山的杜鹃,只为一次无憾的春天”,这是今人蒋勋的诗。杜鹃花俗称映山红、山石榴、红踟蹰等。它的意象,是新兴之气,又兼有淡淡伤愁。它是中国的传统名花,人工栽培的年代可追溯至唐代。在西方对中国植物的搜罗中,杜鹃花与月季、茶花、菊花、报春等,成为最具代表性的品种。一代又一代的欧洲“植物猎人”,在许多当时尚未被国人认真踏勘过的深山里,将这天赐的名花,经由海洋和陆地,不断地输送到西方。
弗雷斯特引种的似血杜鹃
金登-沃德引种的黄杯杜鹃
英国“杜鹃花之王”弗雷斯特
英国园艺学家罗伯特·福琼
从四川引种到西方的腺果杜鹃
福琼引种的云锦杜鹃
中国大西南:世界杜鹃花的故乡
“杜鹃花之王”:长眠云南古城外
英国“植物猎人”:不辞辛苦移杜鹃

阅读全文>>

ė1808次浏览

花路中国

花路中国 | 2015-01-31
中国是世界上植物种类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从19世纪开始,大量的植物经由西方“植物猎人”之手被送往西方,极大地改变了西方的园林和城市景观,对生态、农业等方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植物学的角度来说,这些西方探险家们的开拓性研究具有很大的价值。但从保护本土的植物资源出发,则遗憾颇多。更重要的是,许多今天在西方已经成为寻常花卉的品种,在中国本土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仍然藏身在荒野之中,甚至渐渐消亡泯灭。中国到西方的这条“花路”上承载的探索、冒险和求真的精神,应当是可以反哺今天的宝贵财富。

阅读全文>>

ė1565次浏览

青城报春:全球唯一 成都特有

[特刊] I Love This City | 2015-01-12
成都范围内的报春花科植物有80余种,其中以都江堰市的青城报春最为珍贵稀有,仅见于青城山
名家点评
周小林(植物专家,对四川西部的野生植物进行过长达十多年的详细考察。)
骄傲
却有些遗憾
报春花是世界三大高山花卉之一,有高山草本花王的美誉。全世界有近1000种,中国产517种,是世界报春花科植物的起源地和多样化中心。

阅读全文>>

ė2245次浏览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