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崖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10-12

赏金掠食者日记 44
他们沿着西边的崖壁边缘向上爬,现在他们确认右边的确就是断崖。向右看去,草木葱茏的下面就是20m以上的断崖,看不到底,所以,他们必须万分小心,双手必须完全确认抓牢并且无松动,这是保证安全的重要途径。
石化雨在不断地提醒大家小心,这是一段危险的路径,所有的谨慎都是保证能够安全撤离,寻找合适的机位点和安全撤离都很重要。
有时候,路过一段危险的路段,他们必须得接背包挂带、三脚架背带作为临时的登山索,鱼贯通过。所有的脚下都必须踩稳,杨勇总是走在前面探路,在这里他是第二经验丰富,经验第一的坤彪已经走到了很远的地方,只留下了一些痕迹给他们指出道路。

阅读全文>>

ė1438次浏览

无支援攀岩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24
赏金掠食者日记 43
一杯热茶,一罐红牛,少憩片刻,他们继续向上。现在不仅仅是杂草的事情,他们开始进入崖壁路段,是攀爬,不是徒步。
他们沿着近乎垂直的岩壁,双手抓住树枝、借着脚手的力量向上。
他们的手套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有时过不去的地方,需要杨勇用砍刀砍开一条道路,他们才能得以向前。

阅读全文>>

ė1473次浏览

红宝石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23
赏金掠食者日记 42
他们准备的线手套和帽子现在起了重要作用,他们现在完全可以去抓那些以前他们不敢去抓的植物了,一般没有刺的箭竹,草丛他们可以一把抓住,然后借力往上走,把帽子稳稳地戴好,头就不怕扑面而来的枝桠了。
今天,他们很幸运没有遍体鳞伤。以前石化雨不明白逃入深山的人出来的时候都是衣衫褴褛,现在他明白了,枝条的钩挂不是开玩笑的,尖利的枝条刮着冲锋衣嚓嚓作响,有时候直接扎在腿上,留下一个血印。
旅途也并非这么枯燥,偶尔,他们也能看到一些漂亮的东西,比如美丽的全缘火棘在林间露出漂亮的红色果实,太阳透过密密的丛林打在火红的果实上,就像一粒粒的红宝石。

阅读全文>>

ė1544次浏览

箭竹狼筅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22
赏金掠食者日记 41
虽然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事情一开始就告诉他们,今天,可能会遇到以前未曾遇到的困难。大山不是永远都一个味道,它变幻无常,脾气难测,就像粗暴不讲理的汉子。
过了松坪河,他们立刻感受到了今天的问题,坡度、灌木和箭竹。地面是各种蕨类和杂草,中间是各种有刺的灌木和箭竹,他们一开始就寸步难行。
仍然是坤彪在前面探路,杨勇开路,今天他们带了砍刀,这种弯头砍刀非常好用,它能够勾住大树,并且顺利隔开杂草,长柄往往在够不着的时候起着延伸手臂的作用。

阅读全文>>

ė1756次浏览

幽闭恐惧症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9
赏金掠食者日记 40
撤到成都,他们开始整理自己的内务,赏金掠食者到现在还没有自己的窝,所以,需要置办的事情很多,弄好工作室之后,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7月1日的时候,沟里打电话说上面晴了,明天可能也晴,抓紧时间赶紧上山。
他们带着金苹果幼儿园妈妈送的三根黄瓜,来不及吃饭就上路了。
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过了映秀就是黑黢黢的山体,车灯照不了多远,黑夜像一块巨大的幕布挂在他们面前,饥饿及时地袭击了他们,有了清爽的黄瓜,他们可以暂时顶一下饥饿,撑到茂县再吃东西。

阅读全文>>

ė1690次浏览

套马的汉子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5
赏金掠食者日记 39
清晨,依然是雾锁山顶,他们真的没有办法了,今天闲逛吧,到岩窝寨里逛了逛。决定撤离回成都,天看来是一时半会好不了了,在这里,困难在天。
而且在成都,他们的场地还没有弄好,置办家具、设备等等,都需要时间,所以,他们撤退了。
这段时间,周勇累坏了,头发很久没有理了,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清新利落,大家开玩笑说他已经变成了套马的汉子,石化雨想,这对他来说,是此生第一次。

阅读全文>>

ė1497次浏览

毛儿盖电站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4
赏金掠食者日记 38
过了下八寨,两岸崖壁开始陡峭,河谷的平地里成片的青稞疯长,路况已经很好了,已经下午了,他们没有在路上看到打尖的地方,带的一点干粮也吃完了。不过,今天体力消耗不严重,所以,他们还是能够撑下去的。
青稞这种大麦属的植物,适应高原气候,为高寒地区的居民提供了基本的能量,作为一种主食,它必须富含糖分和基本的蛋白质成分,才能成为藏族居民每日必备的粮食。

阅读全文>>

ė2734次浏览

历史的小花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3
赏金掠食者日记 37
离开毛儿盖,他们继续向前,毛儿盖河静静地在草甸上流淌,谁知道,当初这里是右路军驻地,几万人沿着这里驻扎?不过,毛儿盖到沙窝的路可不好走,大约10km都是炮弹坑路面,好在都是硬质路面,他们的轿车勉强通行。
速度明显降了下来,杨勇在副驾驶给石化雨提供路线策略,他们在乡道上拐这S形的路线,规避着这些深浅不一的坑,偶尔一台帕拉丁或者猎豹黑金刚路过,掀起了一路尘土,留给他们傲娇的背影,一骑绝尘而去。
雨季的毛儿盖山水下泻,冲毁路面,他们经常不得不冒险涉水,这时候,杨勇在前方指挥车辆,防止抛锚。

阅读全文>>

ė2513次浏览

红军都是钢铁汉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2
赏金掠食者日记 36
辣子山不是一座相对陡峭的山脊,这里却是岷江和大渡河的分水岭,西北是广阔的红原大草原、西南是毛儿盖河流域,东北就是岷江上游。
脚木足河吸足了大草原的养分,向西南经马尔康和大小金川河一起,构成了磅礴的大渡河流域。
红原,就是“红军”走过的大草原,红军在辣子山西麓的毛儿盖决定北走草原,因为四方面军张国焘部迟迟不北上,中央红军经行军战斗减员不足两万人,无力再战,松潘战役已经没有可能发起,毛泽东被迫走草地并且干净利落地拿下上下包座,才得以喘息。辣子山,横亘在松潘与红原之间,为他们获得了喘息之机。

阅读全文>>

ė114975次浏览

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9-11
赏金掠食者日记 35
杨勇是老司机,他坐在副驾驶做领航员,石化雨按照老规矩,他是驾驶员。在一个小组中,他们必须清楚自己的位置,石化雨坚持做驾驶员,是因为在整个过程中,他必须亲自熟悉路况,观察所有可能的风土人情,在合适的位置给周勇以最好的拍摄角度和时机。
杨勇的丰富经验可以给他最大的帮助,比如险恶路况的处理办法,预警提示等等,而在后面的刘旭,则能够给他们提供补给、饮水,还有随时记录路途的路径点的详细信息,周勇则完成最后的拍摄工作。这就是一个临时的外勤小组的基本配置。

阅读全文>>

ė146938次浏览

Ɣ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