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的一天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9

赏金掠食者日记 23
到今天为止,他们大约完成了任务的1/3,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所以他们还需要很多工作,而这些工作从未有人做过。
现在,他们获得了:
1、饮用水源的基本信息,环境信息;
2、部分雪豚的活动路径和活动范围;
3、雪豚所在地区的植物分布信息及可能的食物信息;

阅读全文>>

ė1608次浏览

断肠草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8
赏金掠食者日记 22
到现在,大约7个小时过去了,也就是说,他们在高原整整徒步了7个小时,加上寒冷,他们体能消耗很严重。
他们选择了直接下到谷地的道路,所以,总的来说,草甸上下撤还是很好走的。
很快,他们就进入了灌木丛,他们立刻就觉得困难起来了,各种带刺的灌木挡住前进的道路,这和他们第一次到3800m水源下撤的感受完全不同,脚下都是松软的腐殖质土,夹杂着或大或小的砾石,脚下根本没有深浅,经常一脚下去,就顺着50度左右的坡度往下连滚带爬,顺手薅着一株植物,却是满刺的沙棘。

阅读全文>>

ė1564次浏览

草甸上的珍珠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7
赏金掠食者日记 21
杨勇熟悉地形一些,他们沟通了好久,才明白了坤彪的位置,他们大约离坤彪50m的距离,虽然很近,可是到那里却让他们耗尽了力气。
走到坤彪旁边的时候,坤彪正裹着衣服,蹲在云雾中。在这里,不能停下来,10分钟就透心凉,坤彪强壮的身体也抵御不了,他大叫快点。
果然,他们发现一朵伞型的草蘑菇躲在草丛里,刘旭记录下了这里的位置:位置 N32°10'37.4"E103°36'29.7"海拔3874.00m。

阅读全文>>

ė1614次浏览

被云追赶的人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6
赏金掠食者日记 20
草甸的坡度不陡,但是一个看不到头的大懒坡,看似很近,其实很远。
天阴冷得很,雾气笼罩着山岭,和以往不同,这次的云雾是从山间涌上来的,已经看不清山谷里的景物了。
坤彪走得很快,然后是杨勇,剩下的三人之间也逐渐拉开了距离,他们就这样似乎漫无目的地往上走着,各自找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高山跋涉的特殊性很多人无法体会,就是坚持往上,默默向前。
高山缺氧折磨着这群从平原里来的自认为什么都不怕的人,他们每走一段就停下来大口呼吸,就想把肺从胸腔里掏出来。

阅读全文>>

ė1573次浏览

牦牛坦克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5
赏金掠食者日记 19
继续跑,那是很难的,他们的速度明显降低了下来,尤其是周勇,还没有掌握徒步的技巧,重心太高,石化雨一路提醒他降低重心,利用腰的弹性向前,但是要掌握要领却不会马上就可以的。

阅读全文>>

ė2447次浏览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4
赏金掠食者日记 18
他们这样快乐地吮吸这这样清新的味道,可是杨勇在前面一直催促。
就这样闷着头走,他们走了大约1个半小时,刚爬上草甸,立刻就感觉突然热闹起来,面前一个小洼,洼的背后就是一大堆忙活的人,妇女正忙着烧火,用大剪子从牦牛身上剪下牛毛,大铁印插在火堆中,冒着青烟,吱吱地响。

阅读全文>>

ė1595次浏览

女人香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3
赏金掠食者日记 17
整理东西的时候,石化雨有个心病没有解决,就是右边河沟的源头一直没有去探,虽然连雨季都没有什么水,可是对强迫症来说,这是一件不可容忍的事情,所以,当晚上有人说马梁子上还有草蘑菇的时候,石化雨立刻决定明天上马梁子。
第一,找到蘑菇;
第二,最重要的是,右干沟的源头在哪里?因为它很可能是条暗河。

阅读全文>>

ė1557次浏览

植物图谱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2
赏金掠食者日记 16
晚上,晚饭照例是各种野菜腊肉,他们多少喝点酒,开始了整理资料的工作。
今天他们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麻烦,今天,他们大约获得了250张,约10G的照片,整理出来真的很麻烦,以下就是一些他们获得的知道名字或不知道名字的照片。

阅读全文>>

ė1702次浏览

山体吐司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1
赏金掠食者日记 15
回到林海部落,他们把临时的路由器开始上墙,不上墙的WIFI不是好WIFI,坤鹏说,今后每次过来信号最好的房间是留给“赏金掠食者”的,他们一起大笑。
GPS测算的刁公寨测定的雪豚活动范围面积数据实际上是一个相对妥协的数据,它包含几个重要的内容:

阅读全文>>

ė1487次浏览

狼毒花

赏金掠食者日记 | 2014-08-20
赏金掠食者日记 14
有路有车就好办多了,沿着到二八溪村的毛路上山,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之后就是一段平整的徒步路线,很快他们就拐上了山梁,这里的视野很好,可以俯瞰到整个刁公寨猪场,彪哥的红旗已经飘扬到了山脊的背面,测距仪的放大器里已经看不到了,所以,只能用对讲机联系。
野外作业有点艰苦,天又昏暗了下来,乌云从马梁子的山顶往下倾泻,慢慢沉淀,似乎又要下雨了,风从二八溪的牧场上吹来,在山梁上打着旋,一件薄薄的抓绒又有点挡不住寒冷的意思,他们也有点饿了。

阅读全文>>

ė1587次浏览

Ɣ回顶部